台灣醫界   2000, Vol.43, No.5


壽星專訪

視病猶親  關心政事

∼訪羅燦醫師

姓名:羅燦

生日:1920516

配偶:張妏女士

執業院所:屏東縣和春診所


屏東縣東港鎮是南台灣有名的漁村,和春診所醫師羅燦不僅在東港,甚至在屏東縣也是個響叮噹的人物。他的丈人張山鐘當過屏東縣第一屆縣長,他的小舅子張豐緒當過屏東縣第五、六屆縣長、台北市長及內政部長,他是屏東政壇張派的大老之一,自己曾兼任東港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21年。

羅燦是民國9年出生在東港鎮附近的崁頂鄉港東村。他傳奇的一生,除了娶了縣長的女兒及縣長的姐姐外,他清廉自持、醫術超群、視病如親,關心政事,成為屏東縣橫跨醫、政及金融界的地方要人。

他出生在日據時代,在那個時候,當醫師是台灣人的第一志願,小學畢業後,即到日本念高等教育,並進入日本九州帝大醫科畢業。畢業後,在帝大醫學院當X光實習醫師,正值美軍轟炸日本,第二顆原子彈投在長崎,他被派往搶救傷患的實習醫師,日本也在美軍投下兩顆原子彈後投降。

原子彈轟炸後的長崎,如果用一句貼切的話來形容的話是「人間地獄」,除了一片斷垣殘壁外,死傷無處,有的是當場死亡,還有很多是受因醫藥不足,在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傷者死亡,面對著如此多的傷患,醫師首次面對原子彈輻射傷患及醫藥缺乏,群醫束手無策。

日軍投降後,美軍即派醫師加入搶救傷患的行列,美軍醫學進步及醫藥的充足,令日本汗顏,當時美軍知道他是台灣人後,有意送他到美國受訓,但在戰後,台灣光復,他惦念台灣的家人,拒絕了美軍的邀請。光復後的第二年他返回台灣。

返國後,本想到台灣大學醫科繼續深造,因醫科名額有限,他被聘到屏東醫院當內科醫師。光復初期,民不聊生,物質缺乏,就連藥品也不足。當時台灣霍亂、天花、瘧疾橫行,光復初期的屏東醫院因藥品少、設備差,每天看不到幾個病人。而他返國時,從日本帶回來了一些藥品,下班回去後,在故鄉港東村每天約看1020個病人,最後他乾脆辭掉屏醫的工作,返鄉開業。

為鄉民服務,是他從小的心願,但那時民生困苦,病人看完病大多賒帳,而物價頗動大,病人賒帳的錢在幾天後即大貶,病人看得愈多,賠的愈多,幾年後為了擴大服務,正逢東港信用合作社遷移,他買下東信舊址後,開設和春診所。

他返國的的第二年,經媒妁之言,經過相親,和萬丹鄉的名醫張山鐘的女兒張妏結婚。羅燦說,丈人擇女婿的條件很簡單,只要男孩上進,受過好的教育。張山鐘於民國39年,即台灣行政區域重新劃分,屏東縣從高雄州劃出成獨立縣時,競選第一屆縣長當選。

東港的地方派系分許、林兩派,許派控制著東港信用合作社,因他的身份特殊,操守清廉,民國61年許派希望他出來領導東信,他對金融外行,幾度婉拒,可是拗不過地方人土的請求,在沒有競選下,接東信理事主席,一當就七屆共21年。

在他當理事主席期間,是東信的黃金時期,那時銀行未開放民營,加上在理事主席領導下,員工士氣高,一年除了12個月薪水外,年終獎金平均也是12個月。

他育有一子兩女,兒子羅舜功目前在中南美洲從事養殖,媳婦張坤明則在當地的醫院當醫師,兩個女兒都嫁人,長女婿在美國洛杉磯當醫師。

他看病多年的心得是醫學科技進步,傳統式的醫師會漸被淘汰。他預測日後醫學再繼續進步,不必醫師,用電腦就可診斷及下藥,而醫學的進步,使人的壽命愈來愈長,相反的年輕人生孩子減少,總統選舉,開出的社會福利增加,日後少數的年輕人將供養多數的老人。

他說,平日作息正常,偶而散步運動。因他從小胃就不是很好,所以三餐都是吃稀飯。他行醫已邁入54個年頭,但他認為懸壺濟世救人又積德,能作多久就多久,他對過敏及氣喘有獨到的藥方。他自豪的說,東港及臨近鄉鎮,患這兩種難纏的病人都被他征服了。

 (採訪:宋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