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   2001, Vol.44, No.03


生活萬象

台灣早期留學歐美的醫界人士(三)

劉清風醫師:第一位美國醫學院畢業生

朱真一


前 言

最先聽到劉清風先生之名是從林宗義教授那裡,我們邀請林教授來St. Louis演講,問他知不知道戰前有沒有台灣人畢業於美國醫學院。他告訴我劉清風先生。那時同學賴明哲醫師剛好要回台南,我還特地煩他去問問看。當時雖沒結果,但從我在報紙登尋找他的消息後,他的兒子劉俊宏,女兒劉真真及女婿陳紹紀都來聯絡供給資料。陳紹紀醫師後來還寫了一篇文章登在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會報上(第5卷3期84頁,1989年7月)。後來我去信Indiana大學醫學院校友會,他們很熱心地將他仍可能健在同學名單給我,我寫信給10位同學,3位回我信。另外陳君愷寫的「日治時期台灣醫生社會地位之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出版)一書也有些劉醫師的資料。

讀醫學院前的生平及教育

劉醫師1900年10月21日(農曆)生於台南市。其祖父劉光球是來台的清朝士兵,後轉為市販經營雜貨舖。其父錫伍與叔端山兩兄弟繼承家業致富。劉家一向思想開通前進,後來兩兄弟都受洗皈依基督教。兄弟兩家子女出外求學很多,19人畢業於島外的大學。

劉醫師早歲就讀台南太平境基督長老教會附屬小學,11歲(另文13歲)轉入日本京都尋常小學校,第二年受林茂生先生影響轉入京都同志社中學。同志社是西洋傳教士在京都所設立的學校。林先生後來畢業於美國Columbia大學得Ph. D.學位,曾任台大文學院院長,1947年228事變被殺害。因林先生就讀同志社,該校成為台灣教徒嚮往的學校。

因同志社是西洋教士所辦,以西方式教育為主,修習英文課程也多,所以會有嚮往美國就讀的念頭。他的堂兄劉主龍也鼓勵他很多,劉主龍後來畢業於Columbia大學。他在同志社就讀期間受洗入教。中學畢業後,就單身橫渡太平洋到美國,先入South Dakota大學就讀。

就讀醫學院

South Dakota大學沒有醫學院,但有基礎醫學課程,讀完基礎醫學課程,可再轉往其他醫學院(通常是Indiana大學,好像是學校間定好的慣例)再修臨床課程二年就可畢業。所以劉醫師1924年畢業South Dakota即前往Indiana大學醫學院,1926年即畢業於該大學的醫學院,得MD(Medical Doctor)的學位。

他在美留學期間情形如何,沒有記錄,他也沒有自傳或錄音傳世,但上述去信給他的同學的回音都說他是很得大家喜歡的(well-liked),和藹可親的(affable),很被尊敬的(well-respected)。(詳細登在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會報第5卷2期,1989年4月出版)。他的子女女婿感嘆他那時寫字之清秀整齊,人體畫描之優美以及他基礎醫學知識之健實,可見他以前的確下過一番工夫,努力學問。

他在美期間除了在South Dakota及Indianapolis之外到其他地方活動的詳情我們不知道。但在美出版的期刊台灣文化1986年6月號第6期,有張照片題目是最早的全美台灣同鄉會。這照片是1926年2月21日在紐約太陽樓召開「台灣懇親會」所合照,照片中劉清風醫師也在場。那照片另有杜聰明、黃朝琴及夫人佩雲、李昆玉、郭馬西、羅萬埋、吳錫源。2月21日他學校應尚未畢業。這照片在日據時代「台灣民報」也刊登過。在杜聰明的回憶錄也提及這次的聚會。

畢業後的經歷

畢業後就受聘赴上海復旦大學任生物系教授兼主任,二年後轉往北京協和醫學院研究寄生蟲學。然後1929年6月回台南市懸壺開業青峰醫院。1931年與畢業於日本東京女子醫專的莊采芳女士結婚,兩人繼續在青峰醫院開業。

他開業的同時也非常活躍於社區的活動,日據時代自上述陳君愷那本書提及的,有他參加「南洲俱樂部」,並是南支部委員的記錄,又是「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聯盟員。他沒參與「台灣文化協會」,大概是因他1929年6月才回台,文化協會在1927年就分裂,自文化協會退出的人士組「台灣民眾黨」。

他同時也對實業界積極參與,陳君愷那本書列舉劉醫師曾任「台南州地主會理事」,「台南總商會理事」,以及「東亞信託株式會社取締役」,「台灣新民報社相談役」等職務。當時醫師的收入高出其他行業甚多,參與實業界人士很多。他夫婦兩人開業,又加上他的父親經商有術,早就是台南有數之大地主。

1936年他陪父親錫伍出國做環球旅行,選擇從哈爾濱搭火車橫越Siberia前往歐洲,還去參加那年的Olympic世界運動大會,再週遊歐美各國。當日本突擊珍珠港,戰爭開始後,在台灣一向照顧痲瘋病的外籍醫務人員被日政府驅逐後,他受託出任淡水樂山園的院長,悉心照顧痲瘋病患不遺餘力。戰後又再回到青峰醫院繼續行醫。

他戰後行醫漸漸減少,他女婿說他經營家業為主,以打高爾夫球及養家畜種果樹為樂。為懷念父親,在虎尾寮創設「錫五農場」。劉醫師戰後也仍熱中於社區活動,他參加紅十字會、青年會、醫師公會、高爾球俱樂部等。1954年受託籌備創立台南扶輪社並擔任創社社長。任內又輔導設立嘉義、屏東等扶輪社。

後因有子女在美國,經常來美,也曾參加海外台灣人活動,據其女婿之文,他不滿政府腐敗,更懷恨執政者對台灣人之歧視,每次來美都鼓勵台灣人的建國運動。有次參加美東夏令會發言驚動在坐同鄉。他於1978年到美訪問中,4月27日病逝Seattle的Sweden醫院。遺體安葬於Seattle當地的陵園。

來美留學對台灣的影響

看其一生,什麼是他去美國的動機?他生在基督教的家庭,視野比一般人廣,深知其他國家的情況,他先在西洋教士辦的中學,耳目所染又受堂哥及教會前輩的影響。無論如何,他越洋去美讀醫的確是驚天動地之事。他這拓荒的事蹟有沒有影響以後的學子去美國習醫呢?在一本台灣時人誌(章子惠編,國光出版社,1947年)列有位林德翰(國棟)先生是美Pennsylvania醫科大學畢業。他那時40歲,應生於1906-08間,應也是戰前畢業,但去信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校友會及後來轉去該校的檔案辦公室均查不出1930-1940期間有Lin或Lim畢業。假如有人知道林先生英文名及正確畢業年及學校,敬請來告,目前美國並沒有Pennsylvania醫科大學的學校。

上面提到他後來經常來美,很鼓勵台灣人的建國運動。但是他美國一畢業卻不回台灣而是到中國的上海及北京工作。他的美國醫學院畢業證書上寫的雖是「Seifu Ryu」日式音的正式名字,但他大概要求學校當局加一括弧,括弧內用「Chin-feng Liu」是用華語發音而不是用福老台語的「Lau」。相信他那時的祖國意識大概仍非常強烈,不然不會在正式文件加華語拚音又到中國去貢獻所學。

日據時代的台灣士紳的祖國意識大概仍很濃厚,相信他到中國以及後來戰後看透了中國政府腐敗,及對台灣人之歧視而有鼓勵台人建國之言論。台灣人到中國去服務的在幾位早期留學歐美的先輩中有好幾位。相當普遍,以後會再提及。

說起台灣醫界我們該慚愧的是一些殘障或智障的病患及痲瘋病人一向都靠外國人在替我們照顧。劉清風醫師打破這慣例,出任淡水樂山園的院長,照顧他們。這點相信他影響了後輩,最近努力於照顧殘障或智障的台灣醫師漸漸多起來。

但對整個醫界來看,劉醫師對台灣的影響又卻不大。他在美國沒有當住院醫師,以後中國的二年多是教生物及研究寄生蟲學。戰後從文章中看來很少行醫,自然難對台灣的醫界有大影響,他留學美國讀醫對台灣衝擊不大的另一原因可能與台灣的醫界在日本時代一向是德日派的天下有關。上幾期提到的蔡阿信的經驗及以後會討論的其他早期留學生也可以看到。

他對台灣貢獻可能是在其他方面,譬如上述開風氣之先照顧痲瘋病人,以及他在社區的社會運動,尤其是反殖民體制運動。以及戰後參與紅十字會、青年會及扶輪社等等,尤其是扶輪社,他不但是台南扶輪的創會會長,對其他地區扶輪社的設立是居功厥偉。他這種熱中於社區活動可能還是與他早期到美習醫以及後來環遊世界視野較廣,思維新穎有關。

1978過世,他留美習醫行對戰後大量學子來美就讀雖無直接關係,但開啟了一條路總會影響及幫忙些學子前來,尤其是他的親友及他熟識的人。

×××××××××××××××××××

再度懇請有資料的前輩、朋友能與我連絡。地址:J.Y.Chu, P.O. Box 22, Chesterfield, MO 63006 U.S.A. 傳真:314-268-4081,電話:314-577-5638,E-mail: chuj@slu.edu及alchu@i1.net。我在此先謝謝大家,尤其希望有人提供高敬遠、林德翰、郭松根、王通明(祖檀)、蔡愛禮、劉聰慧、李晏、蔡陽昆、劉禎祥、謝娥等諸先輩的資料。(待續)

美國Missouri州St. Louis大學醫學院及Cardinal Glennon兒童醫院  小兒科  血液癌瘤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