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   2000, Vol.43, No.6   


生活萬象

遊雪梨

--參觀雪梨歌劇院與跨海大橋

林能傑

台中縣 林能傑小兒科


雪梨市區大致上被雪梨港劃分為南、北兩大部分,兩者以跨港大橋與過港隧道相連接,雪梨港以北稱為北區(North Sydney),是雪梨副都心區,沿海一帶的遊憩氣息相當濃厚;市中心位於南區偏北,以岩石區(The Rocks)與圓形碼頭(Circular Quay),北接雪梨港,西側為達令港(Darling Harbour),東側為靠海的雙灣(Double Bay),佛克魯斯(Vancluse),以及不臨港的達令赫斯特(Darlinghurst),國王十字區(Kings Cross),裴丁頓(Paddington)等。整體而言,雪梨都會區東臨太平洋,其他三面則為國家公園所包圍。

「雪梨」這個地名的由來,是以當年推動尋求海外殖民地事務最力的英國內政部長雪梨(Sydney)之名而命名。雪梨港的正式名稱為傑克森港(Port Jackson)係以庫克船長的部下喬治•傑克森(George Jackson)之名來命名,不過絕大多數人都只管稱它「雪梨港」,雪梨港位於帕拉馬搭河(Parramatta River)入海口。

早晨在邦代海邊散步後,心情愉快,我們回到旅社餐廳用早餐。飯廳窗明几淨,一塵不染,坐在這樣高雅的餐廳吃早餐,確是人生一大享受。早餐是自助式,但菜色豐盛可口,尤其是一早就供應羊排和魚排,我想任何人吃了那羊排都會讚不絕口,大家都吃得彼此從內心發出會心的微笑。

北區的高級住宅區,附近有廣大的草坪,專供遊客欣賞跨海大橋、歌劇院、雪梨港等,視線良好,風景優美。這時我們的駕駛Mr. Herb Janson自動為每一個人或夫妻拍照,態度和藹,服務熱心,有問必答,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澳洲白人不像從前排華,反而對亞洲人較親切友善。也許他們已逐漸瞭解到,白人來到澳洲也是侵佔原住民的土地,所以雪梨人有一句發人深省的話「雖贏猶敗」(We get, but we surround)

從此大草坪廣場看得最清楚的就是跨海大橋,即港橋(Harbour Bridge),雪梨人說它是「老衣架」(The Old Coat-Hanger)。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拱橋,高134公尺,橫跨群岩和彌爾生角(Milsons Point)。拱橋跨距長達503公尺,1932年完工,你可以搭乘火車、公車、開車、騎自行車或徒步過橋。

其次我們來到缺口公園(Gap Park)有一塊大石頭有一缺口,狀如鱷魚。我們從岸邊往下看,海平面在100公尺下,附近的海岸都是峭壁,這裡的峭壁以險峻的角度落入太平洋中,真是鬼斧神工,由於地勢險要,景觀特殊,除白天作為觀光據點以外,入夜以後成為雪梨人投海自盡的悲哀場所。

我們經過玫瑰灣(Rose bay),來到雙層彎,有許多小型私人遊艇,景色宜人。

雪梨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這棟雪梨最有名的建築在1959年興建,但因為種種技術問題,直到1973年才完工。歌劇院有5個表演廳,是澳洲國立歌劇院和芭蕾團的常駐地。歌劇廳可以容納1,500人,而音樂廳則有2,600個座位。除了芭蕾舞和歌劇外,還有交響樂,戲劇和現代音樂的演出。建築內附設餐廳、幾家酒吧和商店,以及一間展覽廳。雪梨歌劇院是世界上最易認出的建築物之一。它那前衛的白色船帆狀屋頂,以及整體大膽的設計,在在使人印象深刻,尤其它是35年前的產物。早在50年代初期,有一批市民敦促新南威爾士政府在雪梨建一個表演藝術中心。這批市民中包括著名的尤金•古盛斯爵士。他曾經是本州音樂學院董事和雪梨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該建築物的建造從19593月開始,共分三個階段完成。在該建築群內的第一次表演,是1973928日在歌劇院上演的澳大利亞歌劇院的作品「戰爭與和平」。雪梨歌劇院於19731020日由英國女王伊麗沙白二世正式揭幕。這個歌劇院的院地稱為班尼郎點,它是以出生於此地的第一個會講英語的土著人的名字命名的。建造歌劇院的費用到19757月才全部付清。

設計者是丹麥的裘恩•烏重(Joern Utzon),他在1957年打敗其他來自32國家200多位的競爭者,贏得歌劇院的設計合約。烏重的想像力和才華從此在雪梨永遠留下痕跡。

 

不過歌劇院的興建卻是一場惡夢,不管是在技術或行政層面。工程總共花了14年,動用31,200人才完成。由於原先的設計過於困難,以致於必須修改。烏重在與新南威爾士政府爭吵無數次後,於1966年辭職。這棟現代建築經典之作,其屋頂內超過一百萬塊瑞典進口的陶瓷磚所構成,而龐大的石造地基和梯形的結構,則是模仿古馬雅和阿茲特克的廟宇建築。儘管建造過程困難,雪梨歌劇院終究得以完工,成為雪梨永久的象徵。可惜,設計者本人並沒有親眼看到歌劇院的完工,便與世長辭。

本建築前面有一很大的廣場,我們拾階而上,發現其右側和後面臨海,空氣清新,視線良好。我們從正門進去參觀了音樂廳。在走道上我們看到堶悸瑰蟛彌q模板取下後,並沒有加以整修,保持原始風貌,由此可以看出在建築方面不必要花錢的地方,能省就省。但是到了音樂廳其設備的新穎及裝潢的豪華,我是頭一次見識,嘆為觀止。音樂廳是最大的廳,各種各樣的表演在此舉行,其中包括交響音樂會、室內樂、歌劇、舞蹈、合唱音樂會、流行樂、爵士樂、民間音樂會以及其他的表演和會議。音樂廳的音響水平是全世界公認的,音樂廳從舞台到頂部有25米高,上半部的牆是由樺木膠合板所建成,下半部的牆壁、台階、包箱和舞台是由刷盒木所建成。整個建築物都是用澳洲的木材建造的.只要兩秒鐘左右的時間、交響樂那宏亮、雄厚以及優美的聲音就能傳遍該音樂廳26,400平方米體積的每一個角落。舞台的上方懸掛著18個可調整高度的由丙烯酸製成的圓圈,像雲彩一般,使音樂家們能將樂器所發出的某些聲音再傳回到舞台。

我們坐在椅子上感覺很舒服,絕不會因前坐的觀眾擋住視線,而且這坐椅曾經一番研究,觀眾坐上去不會發出磨擦聲音,即使觀眾離席也不會有「碰」的一聲,靜悄悄的,因此我稱它為「無聲坐椅」。音樂廳堛漱j風琴由澳洲藝術家羅納德夏普於1969年至1979年間設計和製造。大風琴是世界上的機械木連桿風琴,由10,500個管組成。它有5個手動和一個腳踏動鍵盤,127個風琴栓在205音域之內。

岩石區是雪梨最老的郊區,有十九世紀中後的住宅和別館。在雪梨港旁邊,歌劇院的對面,正是雪梨,也是澳洲最老的聚落-岩石區,這塊多沙岩的地區,就是1788年第一艦隊抵達後,由罪犯搭起第一座帳蓬的地方。早期的罪犯在此搭建帳蓬而居,官員則住在雪梨灣另一邊,成為強烈的對比,1850年代的淘金熱潮時期岩石區發展出雪梨第一個中國城,不幸的是這一帶後來變成貧民窟和普西幫(Pushes)的出現,行人稀少,門可羅雀。普西幫是一群隨身攜帶刀片的惡棍,經常在街上閒逛,找人打架。

圓型碼頭瀕臨雪梨灣,介於岩石區與雪梨歌劇院兩大旅遊勝地之間,前為雪梨往各地渡輪往來匯集地,後方又有火車站,因此成為雪梨人潮川流不息之處,也是最充滿生命力的一區。圓型碼頭的渡輪也是許多居住於雪梨郊區的通勤族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若因天候影響,渡輪延誤或停止服務時,北雪梨市民只好利用陸路交通,從雪梨港灣大橋進入市區,要多花費許多時間。

碼頭有很多觀光客聚集,大家都面帶笑容,在碼頭邊有一男一女,邊拉手風琴邊唱歌。此行的目的是遊雪梨灣,雪梨灣最美之處就是搭乘遊艇去欣賞,才能領略其中的美。我們上船坐好位置後船便向歌劇院航駛。這時剛才在岩邊唱歌的二位歌手,來到船上的台上表演唱他們愛唱之歌,談不上天籟之音,只覺得船上很熱鬧,在船上匆匆吃完午餐後我們來到甲板上,涼爽的海風,加上迷人的景色,真是令人陶醉。港灣堥茤鼓煽蝵很多,由於從遊艇才可以欣賞到雪梨灣的美,因此很多人都在拍照留念。沒有想到船上也有攝影師,只要夫妻坐下來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他都會替你拍照。不過導遊說拍完洗出相片後,買不買都沒有關係。那位攝影師拍完,10幾分鐘便把相片洗好,畢竟是攝影師,照片與一般相機拍出來的不同。一對夫妻有3種鏡頭,各索價澳幣10元,我看中其中2張向他討價215元,他嚴肅地回答「No discuss」,意思說不二價,由此可見澳洲人做生意的一般個性。在雪梨灣轉一圈約一小時就結束。然後我們搭車經雪梨跨港大橋。我們經過時可能不是早上和傍晚尖峰時刻,並沒有塞車,由於上下班時間經常塞車,因此又在橋下興建一座海底隧道,以疏解交通。

聖瑪莉教堂為哥德式建築古色古香,壯嚴肅穆,最特殊的就是彩色玻璃,其圖畫都是有意義的圖畫,本教堂是1868年始建,1882年完成,後來到1928年又重新改建,始成今日的規模。

雪梨塔(Sydney Tower)矗立於皮特街與市場街口,位在中央商業區最繁華地帶的雪梨塔,歷經8年才於1981年興建完成,標高304.5公尺,曾經是澳洲最高的建築,也一度是南半球最高的塔,但是這個紀錄被墨爾本的雙子星大樓趕上,後來被馬來西亞的國家銀行大樓打破,儘管如此,迷人的雪梨塔仍是吸引觀光客與攝影愛好者的焦點,尤其是夜間的雪梨塔燈火輝煌,在遠處即可見到這座尖頂直衝雲霄的細長建築。一如許多超高建築,雪梨塔上設有眺望台,並設有二座旋轉餐廳,以全方位的雪梨美景讓來賓佐餐,坐在餐廳,餐廳慢慢旋轉,東方可遠眺太平洋,西望藍山,南看臥龍港,北觀棕櫚灘。

當我們抵達雪梨塔後很多遊客坐下來遠眺美景。我們被指定在四張長桌,面對面而坐,不久侍者端上飲料。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世界各色人種,尤其很多年輕情侶結伴來到這裡。晚餐隨即開始,是自助式,由於澳國有各國移民,加上世界各國的觀光客都會到此參觀,為迎合大眾,餐廳特聘請世界各國名廚掌廚,菜色種類之多,看得眼花撩亂。我們站在旋轉台上,旋轉台慢慢轉動,經過放各種菜色的圓形檯子,那是設在中央而且是固定的,各人端著大盤子,只要你看中那一種食物一指,包括甜點和水果,由服務生替你夾到盤子上,如果你猶豫不決,很快就會溜過去,我點的都是中國料理,確實道地。我們一邊吃一邊欣賞美景,當旋轉餐廳轉向西邊,由於太陽直射,晚餐吃下來,汗流夾背,雖是如此,還是一種難忘的美麗回憶。

晚餐後,我們搭乘單軌電車(Monorail)由中心至達令港(Darling Harbour)往返很方便。不過當初在規劃興建軌道時卻遭到雪梨市民極大的反彈,甚至導致執政的工黨在1988年的省議員選舉敗給自由黨,從現在雪梨市民對單軌列車的依賴程度看來,工黨這場選戰敗得頗為冤枉。

聽起來就很浪漫的達令港,是雪梨另一個最受歡迎的旅遊勝地,有雪梨唯一的賭場及其他主題娛樂館、購物中心、餐廳、飯店等。達令港在1980年代之前,一直是重要的對外港口,之後為了紀念歐洲移民至澳洲200年紀念,自1988年開始多階段重整計畫,目前仍有部份建設更新中,依然不減達令港的風采。

我們回到市中心站下車,然後轉往附近的維多利亞百貨公司(Queen Victoria Building)己有100年歷史的維多利亞百貨公司是雪梨最著名的購物中心,不僅因為其盛負歷史紀念意義的建築物本身,在內200家商店與餐廳更是追求時尚的雪梨市民與觀光客必遊之地。於1898年完成此建築是雄偉的羅馬式建築,當初興建是為了紀念長久以來的君主統治,不過因為計畫興建之時,適逢雪梨經濟蕭條,因此本建築特別設計,讓政府得以僱請許多失業的工藝家、石匠、彩繪玻璃藝術家等。

初期本建築的空間運用為音樂廳、咖啡店、辦公室、及裁縫、理髮、花店等經營場所,此後一直到1930年代成為雪梨市議會所在,並未受到特別重視,甚至受到毀壞,後來才在修復之後逐漸發展為今日的面貌,成為雪梨的代表建築物之一,並於1986年正式以購物中心為經營方向。

本建築最聞名的就是其內部彩繪玻璃,外部以銅覆蓋的圓形屋頂。分為地下一層與地上四層,有各式各樣的服飾、珠寶店、藝廊、化妝品、飾品、咖啡店、餐廳等。我們進去參觀時店面並不大,約20坪,一星期租金為3,000澳幣(約合台幣6),因此常有經營不下去而退出者。樓上擺放維多利亞女王的雕塑像,在附近也擺了中共借給澳國的一部大型玉車,據說是為了招來觀光客,當然中共有意拉攏澳國。有一部電梯,仍保留老舊的款式,大概有60-70年的歷史,仍然可以使用,但一次只能搭乘12人。更特別是老舊廁所還保留,而且還在使用,一個大馬桶用4塊木板隔開,4個人站在一起圍著小號。

參觀完畢後我們在街上溜達,看到了舊的雪梨火車站,也許那個火車站有紀念價值,故沒有折除而改成公寓出售,如果沒有導遊說明我們還以為公家機關。其後我們參觀市政廳,其建築有120年歷史,其位置剛好在市中心,現市長為澳洲白人,副市長為華人,可見華僑開始參加當地的政治活動了。

最後我們來到雪梨賭場參觀,原來睹場名為Sydney Harbor Casino,目前位於五星級飯店Star City中,此飯店就在達令港。進門時有安全人員看守,經同意後才能進去參觀,看起來這家賭場戒備森嚴,賭博的工具有1,500台吃角子老虎與1,000個賭桌,各種賭具應有盡有,設備豪華,不僅男人在賭,女人也一樣好賭。在街上很少見到的黃面孔,原來都跑到這裡來賭博了。據說澳洲的工作時間短,生活好過,多餘時間沒有地方去,只好到賭場;而政府開睹場,目的就是消除百姓的苦悶,還可以增加稅收。

移民到這裡的亞洲人不怕沒有飯吃,此地的工人通常工作五天,至少可領到最基本工資週薪400元澳幣,每週日發薪。在一般工廠工作,上午7時上班,下午3點下班,晚上多出很多時間。在生活費方面,小家庭每星期約200元澳幣,就能過普通生活,每週至少可剩200元澳幣。如果找不到工作,可向政府申請救濟金,每週可以領到180元澳幣,勉強可以度日,澳洲的食物便宜,但家庭用具和衣服稍為貴些。

參觀完畢後夜己深,我們從海底隧道回到旅社,但極目望過去,許多公司行號燈火通明。澳洲人很少晚上加班,根據各行各業與保險公司的契約,如果夜晚失竊,燈亮才有理賠,燈不亮得不到合理的理賠。雪梨相當大,觀光據點相當多,即使花上6個月的時間去觀光還嫌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