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   2001, Vol.44, No.08


生活萬象

猶他州觀石記

王英明

台北市 王英明診所


緒 言
美國猶他州位於內華達州東邊,亞歷桑那州之北,右鄰科羅拉多州。由亞歷桑那州北疆,舉世聞名的大峽谷往北,是一片科羅拉多高原(Colorado Plateau),這高原一層層升高,進入猶他州形成大階梯,科羅拉多河從中切割後,造成了錫安峽谷及布萊斯峽谷。所謂「峽谷大圓環」(Grand Circle)就是猶他南半部幾個國家公園結合成的圓形路線,是國人較陌生的旅遊點。

春假我與老妻從拉斯維加斯,開車進入猶他州,循「峽谷大圓環」,以逆時針方向,行經錫安國家公園(Zion N.P.)、拱門國家公園(Arches N.P.)、峽谷地國家公園(Canyonland N.P.)、國會礁石國家公園(Capital Reef N.P.)、布萊斯峽谷(Bryce Canyon),順遊鮑威爾湖(Lake Powell)及支流的彩虹石橋(Rainbow Bridge)加上印地安保留區的拿荷亞紀念遺跡(Navajo Monument)、羚羊谷(Antelope Canyon)、紀念石碑山谷(Monument valley),再回拉斯維加斯。總共在拉斯維加斯及佩奇各宿兩晚,摩阿三晚,布萊斯一晚,足足七天內,天天看到的,都是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奇岩怪石勝景。一趟下來,覺得美西大峽谷雖然雄偉,但「峽谷大圓環」的岩塊,實在是更細膩多變化、更令人嘆為觀止。

錫安國家公園
第一天由舊金山轉機,飛抵拉斯維加斯,當晚觀賞一場著名的白老虎魔術秀午夜場,票價近美金百元,是賭城最貴的表演。次晨開車沿州際15號(I-15)公路往東北走,途中風景漸為沙漠地形。續接9號公路往東行,路上開始見到一些聳立兩旁的獨立怪石,當時已嘖嘖稱奇,趕快停車照相,哪知比起數日後所見,這些實是小巫見大巫。

錫安國家公園(網址http://www.nps.gov/zion/)成立於1919年。1863年摩門教徒抵此開墾,Isaac Behunin將這片峽谷命名為錫安,因為他覺得此地的景觀,就像是聖經以賽亞書提到的錫安山聖地。

這個高聳著各式各樣頁岩及砂岩的峽谷,數億年前想必仍是淺海或湖床,由於沙漠風暴所捲起的砂塵,沉積在溪畔及沼澤地,泥加砂層層疊疊,再混合著水中的礦物質,慢慢形成了頁岩及砂岩。維琴河(Virgin River)再從中切割,於是造成峽谷地形。

近午我們終於抵錫安國家公園西入口。這兒可見到許多嫩綠的樹木,在初春的陽光下,反射著燦爛亮麗的丰采。路旁一約860公尺高(海拔2181公尺)之獨立巨石,謂之守望者(Watchman),印地安人視為力量的象徵。接著抵達遊客中心,其後院面對著一排像高塔的峰巒,叫做維琴群塔(Towers of the Virgin),是維琴河堆砌切割而成的平台,岩石上散發著紅、棗、黃、白、黑、赭、青綠各種顏色,表明其下有豐富的各式礦物質。中心內有各種資訊介紹、地圖與小型博物館,並藉影片教育遊客如何使用及保護國家公園中的資源。

沿路往前開,看到巨大的三塊連一起的長老法庭石(Court of the Patriarches),這是美以美教會牧師費雪(Fisher)於1916年路過仰望三巨石而命名,分別為雅各(Jacob)、以撒(Isaac)及亞伯拉罕(Abraham),對面是日山(Mountain of the Sun,海拔2240公尺)及孿生兄弟(Twin Brother)組成之懸壁。

再抵峽谷中心點錫安客棧(Zion Lodge),為公園唯一旅館,樹林茂密。續往前行有兩大地標,即天使平台(Angel Landing)及外形如皇帝寶座的大白皇座山(Great White Throne),前者是觀望峽谷最佳地點,但要步行四公里再爬升約五百公尺,才能登上。後者含鐵甚少而呈灰白色,四周山頭多為磚紅色,因此相當顯眼。

循叉路可短距步行,抵哭泣岩(Weeping Rock),這是由砂岩滲透出的水滴所形成之小瀑布簾,狀如岩石哭泣而名之,高高的岩壁也因滲水長出各種植物,故謂懸空花園(Hanging garden)。折返到路底可停車徒步進入峽壁步道,由此可仰望有如廟宇成排的紅色巨石,謂之西那瓦哇神殿(Temple of Sinawava)。沿河灣步道走1.6公里,可到峽壁步道入口。在河道朔溪前行26公里,是非常有名的玩法。不過朔溪要兩天,而初春的水實在太凍,腳踩入水中甚至無法持續廿秒,我們當然沒去了。

續行可見一棋盤平台山(Checkerboard Mesa),縱橫雕刻了一道道有如棋盤格子的紋路,煞是奇妙,直線大約是雨水流下形成,橫紋應是層層疊疊砂石擠壓的結果。路邊白岩(White Cliff)頂上雪白顏色可能有遠古時代海生物沉澱。再經長達1. 6公里的隧道(1930年完工),由旁步道登上峽谷眺望點(Canyon Overlook),是俯瞰峽谷景致的好地點。

我們在黃昏由東入口離開,趁天黑往89號公路南下亞利桑那州,恰在燈火初上時,抵達葛林水壩(Glen Dam)旁的佩奇市(Page),打尖於Holiday Inn。

鮑威爾湖與彩虹石橋
次晨起個大早趕抵鮑威爾湖湖濱,搭乘游湖渡輪(票價約70美元)。此全美第二大人工湖,是1956年搭建葛林水壩後,科羅拉多河水位上升所造成的。環繞此湖兩岸盡是層疊高低不一的紅色岩壁及平台(Mesa),山頂的水平紋證明億萬年前其實這一些都是在海平面以下。當進入支流後,水道變小,渡輪有如行駛於大澡盆,但見各種岩壁直逼眼前,正以為這是絕佳勝景,冷不防往後看,又叫人驚呼另一角度更為壯觀。

約一小時後終抵一小型碼頭,遊客紛捨船上岸,此時已可遙望在重重岩石中,有一高掛天際呈彩虹形狀的圓弧石橋,其神妙外觀令人無法置信是大自然的傑作。彩虹橋是現今世界上最大的天然石橋,高達97公尺,橫跨91公尺,想是原來的一大片石壁,經下面溪流數十億年沖刷穿鑿而慢慢形成了橋孔,仰望其規則圓潤又富麗堂皇的橋身結構,真以為是哪個狂人所雕成。此拱橋印第安人視為聖地,因此有標示不可由橋下穿越。

羚羊峽谷
中午返旅館後,因考慮到如去大峽谷北緣(North Rim)來回太趕了,就決定去印第安保留區一個羚羊峽谷(Antelope Canyon)看看,本以為很遠且要翻山越嶺,結果只在近郊。由於美政府保護印第安人生存權利,這種地方就成了他們賺遊客錢的來源。總之進入其範圍即須繳門票並轉搭他們越野車約兩公里,才能真正到峽谷入口。
此小峽谷座落沙漠當中,洞口甚小,進去後像在巷弄內走迷魂陣,大部份僅容一人通過,到達另一端出口,僅須數分鐘而已。不過裡面岩壁的石頭紋路,一層又一層,有如貝殼內部,其間又有許多通頂的岩石隙縫,陽光由各種角度穿入,讓這些渦紋反射不同的彩色,特別是黃金般的光芒,像是一張張抽象畫,也像透光的琉璃作品;有的光線從正上方直射砂地,看來就如一束舞台探照燈。這種如真似幻的影像,令人永生難忘。我想及曾看過一些名家攝影作品,原來就是以此峽谷為背景。幸好帶來三角架,我也得以從容拍下非常美麗的谷地光影。

拿荷亞紀念遺跡與紀念石碑山谷
在佩奇住兩晚後,改走亞利桑那98號公路往東南,進入一處印第安人遺跡,謂之拿荷亞紀念遺跡(Navajo National Monument),由遊客中心入,只須十數分步程,便可望見一片留有拿荷亞印第安族生活遺跡及壁畫的山區。此區有三個峭壁居(Cliff Dwelling),為史前數百年Anasazi (即ancient ones)之住所,西元十三世紀突被印第安人棄之不住。由此居高臨下可遠眺在350公尺底下,135房間的遺址。有興趣者可參加導覽團,走下深谷,一探究竟。

從98號公路入主幹道160,再轉163號,即可達另一印第安人保留區的記念石碑山谷(Monument Valley),入口是較高的丘陵地,遊客進入之前要向印第安人繳費。因其道路是泥石路,以前要搭乘他們四輪傳動專車,才能到谷底參觀。現在則車子底盤不是很低、不怕撞壞的,即可自己開車下谷。

從遊客中心可看到谷底平原三個巨大獨立的高台地(mesa),就像西部電影沙漠常見的那些場景,令你有個錯覺,彷彿印第安戰士就要從後面吆喝著衝出來。自1938年導演約翰福特在此拍攝「驛馬車」(約翰韋恩主演)後,此山谷就成為西部片背景的重地,有一個斷崖平台甚至名為Ford's point。路旁各種形形色色的大自然雕刻高聳石柱,依形狀有的是叫butte,有的較尖像煙囪的是叫spire,較平的叫table,裂成一塊長板叫splinter,看起來像是一個個記念碑,而且各有名稱。沿路極目所至,廣大的沙漠平原,一望無際,背襯被紅色砂岩映照而有點紅的藍天,真使人由衷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拱門國家公園
走出記念石碑山谷,從163公路續接191公路,天黑後終抵將宿三晚的摩阿市(Moab)。此鎮比佩奇更大,有超市可採買補貨,我們也買了生菜、土司作三明治當中餐。所住旅館Best Western對面竟有一中式餐館,剛好救了我們的中國胃。

次晨往北走,不久即到拱門國家公園(網址:http://www.nps.gov/arch/)。此園1971年年才成立,區內聚集有世界上最多的石拱門,大大小小的石拱、石窗,約有兩百座,年代超過一億四千萬年,令人嘖嘖稱奇。石拱與石橋不同,前者是水份慢慢滲透形成,後者是溪流沖蝕結果。數億年前大海退去時,留下蒸發成的厚鹽層,砂石被水沖刷後,將鹽分掩埋在岩石裡層,日久水份一再滲透入岩心,造成原已被疏離成岩片的石鰭(fins)剝落,就形成了石拱門。

此公園有一車行幹道,各景點有的停車即至,有的要離車徒步三、四小時,可視時間體力自己安排。其中有一區名烘爐地(Fiery Furnace),是唯一須由公園嚮導帶領才能進入的,要事先預約繳費。

我們報名次日下午烘爐地導覽團後,離開遊客中心,先開抵第一區,路旁可見包括有如兩邊高樓的公園大道(Park Avenue)、狀如教堂管風琴的Organ、法庭塔(Courthouse towers)、正在打屁的聊天三石(Three Gossips)及綿羊石(Sheep rock)。續經過化石沙丘區,沿途皆是大小不一的石柱群,有很多頗像penis,尤其頂端巨大glans形狀,使人看了不能不會心一笑。

到了伊甸園(Garden of Eden),這裡有著名的平衡石(Balance Rock),在一石座上「黏」有1500噸之大尖石,還有許多形狀奇怪如太空ET的石柱。到了石窗區(Windows section),開始有雙層拱門(Double Arch)、砲台拱門(Turret Arch)、眼鏡拱門(Spectacles)等出現,讓我們大開眼界。

午後帶足水源,準備徒步來回4 . 8 公里,探訪最有名的精緻拱門(Delicate Arch),是猶他州地標。先上一段寬闊岩石斜坡,在無任何樹蔭的驕陽下,一路爬升720公尺,最後到綾線,轉過峭壁,即可由一石窗先看到一塊如羅馬圓形劇場的凹陷山坡地,在邊緣斷崖獨自站立的,就是高72公尺、寬53公尺的精緻拱門,狀如兩隻大腿分立,看到此玲瓏精巧的石門,會令你高喊不可思議!我們一腳高一腳低,走到門柱下乘涼,一面遙望遠方積雪未化的La Sal山,覺得走這段路真是值得,也為自己有幸能親睹此奇景而激動莫名。

我們回主道路後至沙丘魔堡(Sand Dune Arch),在高聳巨石內,有片細緻沙漠及鳥嘴形拱門。景觀拱門(Landscape Arch)則須徒步來回一個半小時,是高掛在山丘上一個非常細長、橫越兩邊長約80公尺的石拱,看起來好像要斷掉一般。沿途尚有天際拱門、松樹拱門等。更遠還有包括雙O拱門(Double O Arch)在內七個拱門,惜時間不夠而未去。

次日下午在Park Ranger帶領下,進行約3公里的烘爐地保護區導覽。裡面有許多國寶級的沙漠植物。我們在各種岩石地形上下穿梭三小時,沿途有驚無險。裡面有很多成排如煙囪、個頭高達70公尺以上的石柱,柱群在夕陽下有如火爐裡燒紅的木炭。還有一高懸頭頂數十尺的平行雙石拱,是近幾年才被發現的,確是值得參觀的一區。

峽谷地公園
從191公路過拱門公園,轉入313號公路,開了20分鐘抵峽谷地國家公園入口(網址:http://www.nps.gov/cany/)。此園1964年設立,是猶他州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主要是一大片由科羅拉多河與綠河(Green River)切割成的粗獷峽谷,除一段主幹道外,全要開四輪傳動車才到得了,走完整個公園,可能須五、六天,因之相當難以親近。

此公園分為三區:北方的天島(Island in the sky)、西邊的迷宮(The Maze)、靠東南的石針區(Needle District)。我們無法走遍,交通工具亦缺,只花一上午走柏油路至天島區終點,主要是到大景觀點(Grand View Point Overlook),站在斷崖邊或沿崖壁散步,可瀏覽百公里內的層層連綿峽谷,百尺以下有一根根尚未被浸蝕的石堆與石柱,頂端還鑲有億萬年前,海水退出時殘留的白色鹽分。而綠河刻蝕岸邊造成的地面痕跡,也明顯可見。

另一著名點是從平台石拱(Mesa Arch)中間的大洞眼,遠眺峽整片谷地,這個石拱就像是大自然安排的窗框,奇妙之至。

國會礁石公園
離摩阿的旅館後,一路趕往50號公路接24號,於細雨中抵達國會礁石公園遊客中心(網址:http://www.nps.gov/care/)。此園是1971年成立,由於此處的連綿巨石,像一片海岸礁石構成的高原,形成了峽谷地西邊的屏障(barrier),加上有一形如美國國會山莊圓頂(Capitol Dome)的大石,所以定名Capitol Reef。

公園範圍稍小,入口門票採自助式。門前有西克曼橋步道(Hickman Bridge Trial),石壁盡是印第安人留下之壁畫手跡,正門有紅岩與拿荷亞砂石構成的地標——紅石城堡(The Castle)。1875年摩門教徒來此屯墾,種植果樹維生,果園至今仍然茂密,採收期遊客可自行享用桃李、蘋果,欲帶走可自己過磅把錢放進去。此時幸好雨停,我們得以順利前行。

景觀車道(Scenic Drive)約40公里,沿途各種深淺五顏六色的山壁石塊,又是另外一種不同世界,有些是淺藍有些是咖啡透紅,也有片片夾層像是埃及神殿。終點轉入國會峽谷(Capitol Gorge),必須下車徒步,受限於時間,只好放棄進入探險。

布萊斯峽谷
離國會礁石公園為下午三點,循24號路至Torrey轉12號的Scenic Byway,海拔升至3000公尺,黃昏時刻終於駛至此行最後一站、也是最漂亮的布萊斯峽谷(網址:http://www.nps.gov/brca/)。

我們夜宿園內唯一傳統木屋Bryce Canyon Lodge,是很高級的旅館,有服務甚佳、菜餚也很棒的餐廳(要預約才有位子)。旅館附近即是觀賞峽谷奇石的山崖,這裡日出點(Sunrise Point)與日落點(Sunset Point)之間約一公里,是所有斷崖最精彩的一段。從崖壁下望,但見數百支排列有如兵馬俑的高低石柱,錯落散佈站立,每根石柱或尖或扁或如榔頭,從上而下彩繪著一層層深淺不一的外衣,在晨曦或夕陽下更隨時變化不同的色調;初次一見這種奇觀,那種美的震撼,幾乎會使人屏息。

印第安人傳說這種石柱,是臉上畫五彩的惡人,謂之Hoodoos(巫毒)。事實上是因布萊斯峽谷海拔3000公尺,當水份滲入岩石,冬天結凍後又再融化時,就將石塊裂縫變大或將外層剝落,礦物質成份又使石頭顯現不同顏色,比如氧化鐵會呈現紅、粉、橙黃色,錳造成紫色,石灰石則為白色。我們到達當晚就下了雪,部份崖壁也都留有殘雪。

遊覽此公園,一般簡單玩法是開車穿越園內63號公路觀景道,在幾個點停下,走到崖邊即可俯看各個深谷的石柱群,包括仙境點(Fairyland P't)、日出點(Sunrise P't)、日落點(Sunset P't)、靈感點(Inspiration P't)、布萊斯點(Bryce P't)、天然拱(Natural bridge)、彩虹點(Rainbow P't),每處各有特點。

深度玩法則是晨起迎日出,飽覽石柱不同色彩後,由日出點沿女王花園步道(Queen Garden Trial)往谷底走,再接拿荷亞環步道(Navajo Loop),行走於高聳的紅岩壁之間,由下面角度,更能感受那些奇形怪狀的黃金岩塊對視覺的震撼,這是在崖上走馬看花無法體會的。最好能花一整天在谷底hiking,黃昏再靜觀落日雲彩及反射在石柱上的霞光,是人生非常難得的經驗。

我們特地報名參加下午的騎馬三小時活動(美金40元)。十數遊客登上馬或驢(很高大),由前後兩個導遊帶隊,排隊往深谷底騎去,雖峭壁連連,其實十分安全,而且毫不費力,比起徒步下去又要辛苦爬坡回來,輕鬆了很多。深入峽谷後才知裡面真是別有洞天,各種岩壁相連,有的如教堂宮殿,有的如摩天大樓,有的狀如人頭,有的像樓房被打破了天窗、形成一個洞;看這些黃金城堡,映照背後的瑰麗藍天,你會懷疑石頭怎麼可能有這樣多的顏色 ?

尾 聲
結束布萊斯峽谷觀光後,我們趁著落日餘暉,由12號路倒回北走89號路,再左接20號路向西,併入15號州際高速公路南下拉斯維加斯過夜。次日飛舊金山轉機回家,結束了猶他州石頭行。美國道路指標明顯,公園設施資訊完善,不須問路,亦能順利到達,因此只要地圖在身,走來十分輕鬆。有人說:石頭就是石頭,有什麼好看?走一趟猶他州,你會訝異世間石頭有那麼多意想不到的萬種風情,而對石頭的觀念,你從此就會完全改觀了。